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我跟阿姨一起睡
我跟阿姨一起睡
「阿姨,今天晚上早点吃饭睡觉,好吗?」

  「怎麽啦!精灵鬼,又要搞什麽玩意了。」

  「嗯!阿姨!等会儿你要当心点,可不能叫妈哟。」「啐!小鬼头,阿姨难道还怕你这臭丫头捣蛋吗?我们走着瞧好啦!」边说边向厨房里跑了进去。

  哟!语气好硬,简直无法咀嚼,为什麽?里面骨头太多了。

  哼!我有办法,不过原来所做的那个香肠道具,还需要重新修改一下,一边的香肠我已经试过大小适中,另一边我得换上一根恃大号的,到了晚上,先用小的给阿姨一摸,然後乘其不备,反间相向,来个措手不及,毒蛇入洞,快速一插,使阿姨穴眼胀痛难忍,继而哭泣求饶,那可真乐死人了!

  「凤凤!我求求你,饶了我吧!我胀痛死了……喔!」我假想略上阿姨受不了的时候,要她这样叫我,求我,那是多麽有趣啊!哈哈!

  我是越想越乐,越乐越笑,两只手捂着肚子,简直笑的直不起腰了!

  「小鬼!你一个人在笑什麽?真是十叁点,又有什麽喜事,值得你这样好笑?」「啊!没什麽,我刚才想起昨天後园里公鸡赶母鸡,母鸡跑的没办法了,乾脆蹲在地上,那晓得正中公鸡的圈套,一跳上去,就把它强奸了,想到那只笨母鸡,所以笑开了。哈哈……连肚子都快笑痛了……」「住嘴!刁丫头,公鸡搞母鸡有什麽好笑,你别哄我了,我又不是叁岁小孩子,我想你又在搞什麽鬼名堂了吧!好啦!别笑啦!快吃饭吧!你不是说要早点睡觉吗?」「哦!」

  饭桌之上,阿姨说起当时初做小姑娘的时候,窃听伯父伯母恭行人道的情景,历历如绘,动作之古怪,真可叫人喷饭。

  她说:「我从小是个孤儿,当叁四岁的时候,爸妈相继去逝,由我的二伯母扶养我成人。」二伯父是个老色鬼,伯母呢?还给他生了两个儿子,一家四口,祖承遗产尚丰,衣食不恶,我在他们家里,平平地过了十二年,当初大姊,也就是我妈已嫁你父,而我小时亦常到大姊处玩。

  当我十五岁的时候,已婷婷玉立,楚楚可人,二伯父素心荒唐,虽读四书五经,而未改其本性,见我像将熟的苹果,早已垂涎叁尺,时常毛手毛脚,摸我下面高得像馒头的阴户,伯母老是骂他。

  不过说实话,我那时小穴眼里,时常发痒,我实在一百个情愿给我二伯伯摸,但伯母家教甚严,且幼读诗书,长承慈教,对男女授受,分割甚清,每天晚上,如伯父心血来潮,要想实行夫妻大体之时,也要沐浴燃香,对祖宗礼拜完毕,然後才登床求合,而且息灯落帐,亳无声音,我虽睡於侧,尚不能闻其声,可是小心翼翼,好像恐被人窃听,真是绝了。

  奇怪!我想,难道二伯伯的鸡巴,在二伯母的穴眼里进出,怎会没声音呢?

  莫非我的耳朵有毛病?

  嘿!有一次算是听到了,但亦不过是昙花一现,只闻「噗滋」一声,接着就是二伯伯的一声「哎哟!」你猜,怎麽啦!

  原来二伯伯乐而忘形,本来悉尊伯母耳提面命,约法叁章,鸡巴之抽送都有一定的定规,如缓进慢出啦、半送半推啦,细目繁多,而伯母方面,亦有明文规定,如紧缩实轧啦、以逸待劳啦等等。

  以科学原理来分析,其目的无非是使穴眼中空间减少,水份由龟头沿缝局部带出,而穴眼中经常保持一定程度的水份,使其不多不少,因为多则响,少则痛。

  可是这次为何发出声音呢?而二伯父怎会叫哎哟呢!且听我来慢慢的交待吧!

  原来二伯父今天多喝了点酒,欲火高涨,一时性起,用劲一拉一送,竟有以上「噗滋」声发出;而「哎哟」之声由何而来?缘因二伯父的乐而忘形,一拉一送,声震床第,伯母为惩戒其鲁莽行事,乃用右手使劲在其大腿上一捏一扭,故二伯父「哎哟」之声,脱口而出,但瞬刻又现沉着,续行其蜗牛似的交配大礼。

  「嗤」的一声,我这口饭像喷雾般的全部散落饭桌之上。

  「哈……哈……」笑得连眼泪都流下来了,我想从前看小说,什麽令人喷饭,还不是夸大其词,现在眼看我自己也一样,可见真有其事呀!

  晚饭算是草草结束了。

  夜!将给人带来恐怖,徨,淫亵,窃盗等等……不可思议的事故。

  今夜阿姨与我,将属於淫秽那方面的了。

  「阿姨!今天家里没人,我们来裸睡好不好?」「丫头!你又在打什麽主意了?」「你猜,晚上有阿姨瞧的了。」

  「小鬼,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,你要怎样就怎麽样好了。」没有外人,我们可以大胆的脱光,瞬间,两个羊脂白玉般的玲珑胴体,全一丝不挂的呈现在眼前了。

  我虽然在阿姨洗澡时早已看到过,但这已是四年前的事了,回忆当时阿姨结婚不久,阴户上亳毛如灰,仅薄如浮尘,不加注意,以为是脏。细观之,才能辨认是毛,其薄其短其细可知,现在已溪岸高耸,小草丛生,如不加撩分,还真难寻幽径呢!

  睨视阿姨,她亦正在欣赏我的胴体,而其内心评价如何,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上床之後,经我提议来个特别节目,阿姨略伸玉体,不胜感叹的说:「唱平剧吧!

  但是缺少行头。」

  「开留声机吧!又缺少针头!」

  「跳舞吧!缺少雄头。」(我心里想:雄头大概是男人吧!)「唱歌吧!又没有喉头。」「入穴吧!可惜缺少了两个鸡巴头。」

  哈!哈!真给我笑死了,阿姨一口气说了这麽多的头……头……的,到最後连鸡巴头都用上了,真是笑死我了。

  「红红,你可有办法,找到两个大鸡巴吗?」

  「有!有!真的有!」

  「别骗人了,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何有之有呢?阿姨我说实话,今天真有点,受……受不了啦!」「你看!」

  我一个转身,从小箱里拿出了我做了半天才完成的那个东西,在阿姨面前一晃。

  嘿!阿姨她抓住香肠往穴里就塞,我瞧见心一急,开口便道:「阿姨!别弄坏了,快还给我,你看上下两根,一边一根,我们的穴眼里各塞一根,再上下左右乱转,不就煞痒了吗?」「那麽,劳驾你先动手吧!」

  只见阿姨双脚急速分开,仰天卧着,也可以说等着,面上一阵青一阵红,眼睛滴溜溜地转着,煞是好看。

  我左手捏着阿姨左边的奶子,边搓边揉,右手拿了那个道具,先把一边小型的香肠,啧的一声,往自己小穴眼里一塞,顺势滑过中间布垫捏住下面的大香肠,左手放开捏着阿姨的奶子,滑下床来,使劲一扑,嘿!光裸裸的压上了阿姨细腻光滑的肉体上,将右手所捏的大香肠,狠命往阿姨穴眼一戮……「噗滋」一声,全根没入。

  「哎哟!凤凤!轻一点,我受不了啦!怎麽这麽大呢?哟!胀死了!啊!痛!

  我的穴眼里已胀得满满的,哎哟!快胀破了,凤凤!快拔出来!哎哟……」阿姨真有种,普天之下那有这样大的鸡巴,假如全世界要比赛鸡巴大的话,这个无疑是世界冠军了。

  看阿姨面孔由红转青、由青转白,全身冒汗、手脚发抖,嘴里呢?继续在呻吟着:「受不了啦……受不了啦……啊……」她越叫,我越用力,上下左右乱磨乱压乱戮乱……我想阿姨下面塞的香肠,虽嫌大一些,但亦受用,可见她的穴眼,比我大了一倍以上了,如若选什麽大穴眼的话,也可能夺得冠军了。

  蓦然,阿姨两眼一翻,双手围腰将我抱住,全身颤抖,双脚举的半天高,下身拼命往上顶,我想阿姨完了,大概快升天了吧!

  我把全身力量落入腰中,死命的抽送起来。

  「啊!阿姨!我快要了,啊!爽死了!」

  我觉得小穴眼里一热一缩,全身瘫痪在阿姨的肚子上了。

  夜色沉沉,黝黑阒寂。

  【完】